【随笔】关于2015

#关于你?#

“台北不下雪吗 ?” 辛田忍不住用中文问道。 “我不知道,反正广州是不会下雪的。”
天气还是一般的燥热,便利店的小妹每天准时出现在柜台前清点货物。 原味冬粉和奥尔良烤翅在本来应该热气腾腾关东煮前静静等待。门前不时走过烂醉的男女,互相搀扶着等待代驾司机或者径直上车,点燃油门。不时传来的v8的引擎声悦耳动听,却没有让凝固的空气流动起来。我坐在椅子上,发呆了十分钟。 回过神来,我急忙检查着桌子,微信。好像这个世界没了我便要崩塌。我熟练开启快餐盒,来不及看清食物的样貌,已经把它们送到嘴里。
你说你要下车了,我假装听不见。没有道别,转身你就不见。我应该不会再有机会见到你了吧,我甚至没有机会认识你。我会在你的城市遇到你吗 ?那座我们约定相遇的城市,会满是废墟还是极乐天堂,风带着沙子吹进双眸,你含着泪往前走。
其实你我并不曾相识过,像广州的雪。遇到你只能是在天堂。

#关于你们?#

从洗手间间出来,手表刚到零点。来不及把头发吹干,慌忙奔向阳台,想知道小蛮腰方向有没有焰火,不料被一栋大楼挡住了视线,而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里看不到小蛮腰。楼下塞满了车,喇叭声争吵不休,和我一样,那些人也许才刚刚反应过来,2016就这样到了。在我还来不及熟悉2015这个数字的时候,就这样到了,严格来说,华人的新年应该在一个多月以后。不过,从今天开始,你的电脑,手机,以及新闻联播,都会是2016了。给几个人发了新年快乐,他们以为我是群发,怪我没有加上名字。放下剃须刀,我努力地回想,2015年的跨年我在做什么,居然真的想不到了。或许在台南大学校道踱步,或许在和朋友们吃饭。不过我记得的是,本来打算去台北101跨年,可终究也还是没去成。而我真正记得的事情是,原来忘记一些人,忘记一些事情可以这么快,快得你都不知道,你已经忘记了。

告别了几个人人,在广州又一年,广州的事情每天还在发生,与我相关或者与我无关。年初,拖着疲惫而又满腔热血的身躯回到广州,见到了一些许久没有见的人,还算是想念的。却也因此,增添了几分陌生感。不过这也是个重新认识的机会,每年都要遇到很多很多的人,忘记很多很多的人。有些人来了就走了,有些人不愿走,有些人你不愿让他走,却还是走了,甚至是打的走的,你艰难地或者无意地挪动双脚想要追上他,有时候你坐上公交,却在某一天发现,你们早就走散了。从一开始,就不在同一个方向。

我想起了北岛的一句话:『如今,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就是梦破碎的声音』,半年前,和一群不认识的人深夜饮酒,听到的不是梦破碎的声音,而是梦呼唤的声音。或许是出于偶然来到这个世界,这个国度,认识我的父亲母亲,亲人朋友,出于偶然长成这副模样,做出一些事情。但这大千世界终究不是偶然的,宇宙大爆炸也好,生活大爆炸也罢,大小纷杂的世界一直都在上演着,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谢幕,或许根本就等不到谢幕的时候。既然这样,就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一些吧,追求要有,生活要过。

人生如戏没错,别忘了这部戏的主角是自己。

晚安~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