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希望与努力让你与众不同 ?

 

最近身体不舒服,每天还会接到一些不可理喻的推销电话和骚扰电话,半夜睡不安稳,和朋友们打算换个地方住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地方,晚上回来饿了,不知道吃面还是吃馄饨,纠结把馄饨放到面里还是把面放到馄饨里,吃完后喉咙痛得不行想要冲杯板蓝根,发现家里没水了。我径直走回房间,打开电脑,我关了窗,窗外声音稀稀拉拉吵个不停,我知道没有下雨。

但我庆幸每天身边还有我遇到的我爱着的人,?两个月前,她被告知腹部长了一个肿瘤,她不知道怎么办,一个人静静地在那里哭,担心,不和朋友同事说,就算你我,也怕突然有一天,我们就此离开这个世界 ,有太多的事情我们没有准备好,没有来得及去做,与其说是怕死,倒不如说是怕留下太多遗憾,接下来的一个月,转院,寻医,侥幸,恐惧,医生的任何一句话都在刺激着她脆弱敏感的心灵,有时候我怕,我怕一觉醒来,会不会她就离我们而去,手术完那天,一个几斤重的肿瘤从腹部被取出来,醒了之后她打电话给我,麻药渐渐散去。说了两句话痛得不行挂了电话,我连夜从广州赶到长沙,我怕我不去的话可能会后悔一辈子,所幸,肿瘤是良性的。

 

前段时间,一个多年没联系的初中同学找到我,让我下载注册一个应用,绑定他的工号,我知道他是卖保险的,我拒绝了,我让他好好工作,不要利用我们仅剩下的一点友情,他发了两个“再见”的表情,说我小气,告诉我友情就是拿来利用的。我把他拉黑了,今天又有一个老同学找到我,问我是不是做IT的,让我帮他堂弟写软件作业,我委婉拒绝了。

其实我们或许没有察觉,渐渐地,我们和以前,小时候玩得很好的朋友离得越来越远,不只是物理上,更是心灵的距离。他们大多早早步入了所谓社会的磨练场,有人继承了父亲的毕生拼搏的事业开始打理生意,有人和急于想早早把自己嫁出去的女孩儿结了婚,家庭也算个美满幸福,柴米油盐。

最近有一句话很流行:“以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,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”。我其实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我对这句话的看法,我们披荆斩棘,在所谓应试教育下考入了一个别人看来还算不错的大学,我们和他们的区别又在哪里?朋友总会和我说,他们很忙,没有时间出来聚聚,的确,我的朋友们都在努力着。有人钻进代码的海洋无法自拔,有人拾起了摄影的爱好沉迷其中,也有人为了去日本留学奋笔疾书,他们也会看到。或是在朋友圈中,以前的玩伴开着老爸买来的轿车去清洗炫耀,或是春节回到家中,听到邻居家张叔叔的儿子娶了个漂亮的媳妇,是村子里最高的。这时候我们往往选择沉默。

我想起三个月前,在库塔遇到的一个女生,她为政府机关工作,是当地人梦寐渴求的职业了,而她却并不如意,我问她为什么。她说,朝九晚五,生儿育女,或许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吧。 我很触动,但我并不知道拿什么来反驳她,的确,贪婪和懒惰是动物的本性,而人,虽然多了那么一点情感,却终究也还是动物。大多数人,在安逸的坏境下,从不会选择前进,不会想去看看更大的世界,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要工作,为什么要上课。我告诉她,她是幸运的,因为她至少感到了不如意,而更多的人,一生便就这样过去了。几个星期前,公司组织体检,结束后我一个人来到广州最繁华的天河城正佳,我坐在天环广场不起眼的角落,看着商人,情侣,司机,学生一个个匆忙走过。天色变暗,霓虹灯,车灯,正佳门前的喷泉,建筑连绵不绝 。又想起一年前,环台湾骑行的时候,一边除了山还是山,另一边除了海还是海。无论你在那里做什么,都不会有人知道。

在这城市,这世界中,我们真的太渺小了。或许,努力与前进本身,就是我们最弥足可贵的东西。

我不能否认,我们的终点都是死亡,但这短短一生,倘若没有饱暖与淫欲之外的追求,便与蝼蚁无异。也终究不会给朋友,给后人留下什么,我们最不能失去的东西,就是我们的骄傲。也正因为我们的骄傲,生命变得更有趣。而像他们那样活的话,真的会很无聊的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