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影评】《百鳥朝鳳》 – 失敗者無力的吶喊與恰到好處的煽情

[全文少量劇透,可放心食用]

 

其實一周之前,就看到這部片子的簡介,就想瞧瞧,翻遍貓眼,上映的影院稀稀兩兩,難免不了了之。今天,看到片子靠口碑和投資人的下跪奪得一些排片,百無聊賴的我便進了影院。

 

screen-shot-2016-12-04-at-11-30-25-am

 

第一次見到陶澤如,《百鳥朝鳳》的主演,是在《生存之民工》裡面,黝黑的皮膚,佝僂的腰身,水波般的皺紋把一個絕望的農民工飾演得出神入化,電視劇裡只有黃渤被記住了,大概是因為這些老一輩的話劇演員演戲,讓人覺得舒服,不浮誇,不做作,出出入入全是神態與感情。像極了我們身邊的人,這算是把一個配角演成功了,但他們卻鮮有當主角的機會,吳天明之類的導演,也最喜歡請這種演員。當了主角,片子要被大多數人看到,又要求多年難得的福分。就像《百鳥朝鳳》所訴說的,時代變了,國家一級演員的稱號不那麼好用,人們也不太買賬,相比之下,人們更喜歡范冰冰黃曉明,更喜歡都敏俊宋仲基。沒有人會去關心,這個人有沒有塑造好這個角色。更沒多少人關心,一部電影稱之為電影,所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東西。

 

screen-shot-2016-12-04-at-11-30-31-am

 

人們常說,中國人民忙著過生活,忙著賺錢。沒有人有時間,進行物質之外的思考。真的是這樣的嗎 ?改革開放也有三十余年了,中國的熒幕數爆發式地增長,有時候有空走到影院,裡面從不缺商業電影和好萊塢大片,驚歎熒幕里美國隊長鋼鐵俠的史詩決鬥,大笑王寶強鄧超誇張的表情,觀罷,一個完美的週末夜晚就這樣度過。可我總覺得缺了點什麼,有時候我多想,電影院能有一部電影給我留下一些念想。所以口碑好的國產電影,我從不缺席,前段時間《老炮兒》做到了,現如今《百鳥朝鳳》,也算一個。

 

screen-shot-2016-12-04-at-11-30-36-am

 

天鳴和很多農村孩子一樣,有一個望子成龍的父親,在黃河邊上,為了家庭,默默奮鬥著。劇情和我想的一樣,但我沒有想到的是,全片可以用這麼自然的方式,把這個故事表達出來。片子很安靜,進兩個小時卻也過得快,沒有《不二情書》兩個老人生硬的煽情,沒有《瘋狂動物城》峰迴路轉的劇情,不算是一部合格的商業電影,甚至連一個吸引人的故事都算不上。焦師爺走了,我是第一個離場的觀眾,但電影完罷,人們還坐在原地,似乎想繼續聆聽著焦師父的嗩吶聲,繼續沉默在這個平淡無奇的故事之中。走到門口,我回頭,焦師傅沒有回頭,電影剛好黑屏謝幕。私以為,這是一個最舒服的結局,少了,不安,多了,矯情。沒有人認為,嗩吶還有翻身的餘地。

同樣的事情,有太多太多了,西洋樂器和侵略者的長槍短炮在某種意義上,是沒有太大的區別的。但這種文化侵略,或許讓我們更加舒服與樂於接受。人類社會從來都是這樣,優勝略汰,適者生存。市場經濟舉著自由的大旗肆意嚎叫,以至於我們根本聽不到,失敗者的痛哭與哀鳴。而《百鳥朝鳳》,可以算作,對他們的吊唁。這或許是他們最有尊嚴的告別儀式了。如果說像焦師傅一樣,挨家挨戶的責罵與逼迫,就算“嗩吶”聲又在無雙鎮響起來了,又有什麼意義?已然沒有人聽了。可能二師兄的手指,是故意斷的,算是給自己不再拿起嗩吶找一個讓自己和別人舒服的理由吧。

 

screen-shot-2016-12-04-at-11-30-42-am

 

? ? ? ? 有些我們曾引以為傲的東西永遠地離去,每天都在發生,沒有對錯,也沒有餘地。我們能做的,就是讓他們有尊嚴地遠走,或者,心存一點點奢望的火種,但事情總不能勉強的。就像這篇影評用繁體字來寫一樣,給這些遠去的事物一個光榮的祭奠有很多種方式,而走進電影院看《百鳥朝鳳》,算是一種吧。

〖五月十四日 ?- ? 寫于廣州五一影城門口台階〗

 

qrcode_for_gh_18948921f257_8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