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我为什么欣赏罗永浩。

锤子M1的发布会刚刚结束,虽然我可能不会买这部手机,但我还是很愿意谈一谈这个人。

七十年代初,罗永浩来到这个世界,家庭条件还算殷实,其父亲曾是龙县的县委书记。但在体制家庭内的老罗却跟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,初中毕业,高中辍学,辍学之后,曾做过诸如传销培训,卖二手书,倒卖走私车之类的生意,也曾出国打过工。那时候的他,在韩国,当着一名普通的蓝领。也是那个时候,他知道了中国的制造业和世界的差距。直到后面,因为经济压力,苦学英语,并决定去英语培训机构当讲师。学生们录下来他讲课的内容,并上传到互联网。老罗独特的语言风格瞬间在互联网上疯传,这也让老罗成为了早期的网络红人。要知道,那可是十年前,所以老罗对互联网的理解比一般人来得都更深。

罗永浩这个人有一副天生的傲骨,从牛博网,到英语培训学校,到现在的锤子科技。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奋斗的步伐,也从来不曾被世俗磨平过棱角。相反,他干的每一件事情都会折腾出很大的动静。但其实每一件事的成功或失败,都恰恰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。他的直率,不羁,自负与追求和理想主义,和现代社会大多数人的圆滑,自卑,妥协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也正是这样,让罗永浩能够足以唤醒人们内心深处像罗永浩的一面。人们突然发觉很多事情就像罗永浩所说的那么可笑,有些人不远万里来听他的演讲和发布会,他们愿意为自己内心那一团无法在社会上点燃的热火,在与一群同病相怜,素不相识却神交已久的人一起,在一个夜晚共同燃烧。而罗永浩的作用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也仅仅是一个导火索而已。

我不买锤子M1,但我为什么欣赏罗永浩

人类是需要仪式感的动物。

不管是清明的扫墓,或者是吃饭前的祷告,这都算是一种仪式感。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旗挥舞了三十多年,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,功利主义盛行,人们越来越难得地看到,一个纯粹的人为了一个纯粹的理想,采用一些纯粹的手段去做一些事情。而罗永浩刚好是这样一个人,他善于给自己和他人营造一种尊贵的仪式感。他善于用无奈的语气调侃自己的困境,却不会因为这个困境而改变它最初的一些固执的想法。人们为什么要骂罗永浩?除了网络普遍的调侃之风,媒体的为了点击率而做假新闻的不正之气之外。其实没有多少人是真正痛恨罗永浩的。真正痛恨他的人,或许是为了功利,忍受了无法想象的屈辱,丧失了内心的所有骄傲与尊严,而却又没有一点所谓的成就。这个时候,蹦出一个罗永浩,用偏执的理想主义去做着自己的事业,过着自己的生活,巨大的反差就会令人产生心理扭曲,进而演化成对一个人的痛恨。这种人,说多也多,说少也少,程度各异而已。

罗永浩太多犀利的言语和观点,一针见血地抨击着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,他不能算作愤青,也不能算作文青,但他却同时拥有两者的一些特质,也吸引了太多与他观点一致的人。

他认为,目前中国的应试教育对青少年害大于利。

他认为,在一个国家领土范围内,自由迁徙是公民的基本权利,赞助制度是荒谬的。

他认为,中国的年轻人不应该放弃独立思考,不应该为了乡愿或利益而放弃基本是非的原则,他强调愤世嫉俗与犬儒主义的区别。

他认为,一个人是否爱国纯属个人情感选择,民族情感必须以公正理性人道为前提,每个人必须尊重别人的情感选择。

他认为,一个坚持理想的人应该抱有不可动摇的乐观态度和人生勇气。

他毫不保留对伪科学的激烈反对,对中国媒体大面积职业道德沦丧的谴责讽刺,对中国文坛一些故弄玄虚,空洞浮华文风的讽刺,对中国文艺界一些形式主义僵化空洞的作风的讽刺,他甚至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,支持性工作者合法化。

这所有的一切触及了太多人的利益,也吐露了太多人的心声。他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,也正是因为这样,让他这一生都充满争议。

但骄傲的人是不在乎这些的。

像他在 《我的奋斗》 里所说的一样,每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都注定要改变这个世界,你别无选择,如果你做一个好人,这个世界就因为你变得美好了一点点,如果你是个恶心的人,这个世界就因为你而变得恶心了一点点。

重要的是,在这个国家的这个时代,罗永浩这类人能让人们在向前进的大步中静下来认真想一想,去找回内心一些纯粹的真实的东西。而这也正是现在这个社会所最欠缺的。